7.jpg

文字轉載lovekoreastar.gif

【中  文  名】:《壞男人》
【出        品】: SBS電視台
【首        播】: 2010年5月26日首播(每週三、四播出)
【導        演】: 李亨民
【編        劇】: 金才恩、李道英、金成熙
【集        數】: 集
【接        檔】: 檢察官公主
【主        演】: 金南佶、韓佳仁、吳妍秀、金載旭、鄭素敏
【官        網】: http://tv.sbs.co.kr/badboy


內容簡介:

該劇講述了聰明、有著惡魔般魅力的壞男人為了復仇周旋於權勢爭鬥,並展開危險的愛情和陰謀的故事。

 

1.jpg 

《壞男人》人物介紹:
1.jpg 沈建旭-金南佶 飾
29歲、精通從高崖跳傘到潛水等所有運動、身手敏捷、會一口流利的外語。小時候被大財團的會長家收養,後來被送回去,給他年幼的心靈留下傷口,並發誓要對海信集團復仇。壞壞的笑容讓所有女人迷戀他,為了成功不需要愛情。眼看著即將達到目的,但是眼前總是浮現出一個和自己很相似的女人才仁。

2.jpg 文才仁-韓佳仁 飾
29歲、美術館藝術顧問。雖然畢業於名校,但是對出生在普通家庭裏的才仁來說,這個世界還很殘酷。夢想嫁給有錢人當闊太太,但是對她來說這個門檻太高。得知眼前的男人是海信集團的私生子洪泰成後決定挑戰,不料這個人並不是真正的洪泰成,他叫沈建旭。偶然在日本遇到真的洪泰成,但是後來發現自己越來越被把自己虛偽的一面全部露出來的建旭所吸引。

3.jpg 洪泰拉-吳妍秀 飾
35歲、海信集團長女。堅強、自信的女人,和其他大財團的女兒一樣,她同樣是一個沒有愛情的戰略婚姻的犧牲品,她理所應當地接受一切,扮演者一個孩子的母親和妻子的角色。但是自從遇到建旭之後,發覺自己的心開始顫抖,在遲來的愛情面前她想忘記家人和孩子,這一刻她只想成為一個男人的女人。

4.jpg 洪泰成-金載旭 飾
29歲、作為海信集團的繼承人,擁有讓人羡慕的一切,但是私生子的身份,讓他從未感受過親情。唯一成為依靠和深愛的善英自殺之後開始逃避現實,選擇去日本過著放蕩的生活。在日本偶然遇到才仁,開始了他以為不會再發生的愛情。但是建旭一步步逼近他,為了保護自己的愛情和家人,與建旭展開無法躲避的戰爭。

5.jpg 洪莫内-鄭素敏 飾
海信集團小女兒,性格開朗天真。沒有實現畫家夢的母親為她取了莫内的名字,但是比起畫畫更喜歡跳舞,任何事情都是三分鐘熱情的不懂事的大小姐。對在自己生日當天掉到快艇上的男人建旭一見鍾情,但是知道建旭只是利用了自己之後感到被欺騙。

 

8.jpg 

企劃意圖

以冷漠的復仇,炙熱的野心,致命的愛情來呈現2010年韓國電視劇的全新局面!

電視劇《壞男人》是部強烈且濃厚的電視劇.在此之中有著劇烈的愛情,密集的緊張感,有著賭上自己的所有來展開的野心.在電視劇的基本情節中加入就像緯紗和生絲一樣紡織成的神秘和性愛,想必將能夠成為挑戰電視劇表現極限的破格形式.有著細密的填補自己野心,並擁有惡魔般魅力的'健旭',對他來說有著想要隱藏的秘密.健旭被覆蓋在帷幕下的傷痛,和突破自己身份的極限而崛起的一男子的野心和愛情,以及那破滅都將緊張的展開.還有在他的複仇計劃中,將展開和不同女子們的危險愛情.從對'莫奈'徹底計算的愛情,和'泰羅'面臨破滅的激烈愛情,,以及對'彩仁'的純真的愛.....將隨著他們破格的愛情,並將自己托放在危險野心的一男人的命運,以充滿緊張和逼真的華麗看頭來抓住觀眾們的視線.

4.jpg 

《壞男人》分集介紹

第1集

才仁手拿著花來酒店見男友奎煥的母親,奎煥母告訴才仁不適合和自己的兒子在一起,讓她找一個和她相當的男人結婚。還說出奎煥下個月就要結婚,並留下裝有錢的信封。自尊心受到傷害的才仁在開車回家的路上撞到了建旭,她急忙打電話叫救護車。不料建旭卻起身離去,讓才仁感到莫名其妙。郭班長感到善英的自殺可疑,凡宇無心地表示沒有他殺的痕跡,被郭班長狠狠訓斥。坐在降落傘的建旭掉在莫奈的快艇上,莫奈對建旭一見鍾情。才仁找到正在拍婚紗照的奎煥,把錢扔給他,回到畫廊後遇到申女士,隨後一個人來濟州島出差。

第2集

建旭被炫奉和工作人員救到船上,隨後開始了回憶。小建旭的父親告訴他從今以後他就是洪泰成,讓建旭去找真正的父親。無奈來到洪會長家的建旭得到富家少爺的待遇,不料DNA鑑定結果出來,建旭並不是洪會長的兒子,洪會長冷冷地把建旭拋棄,之後找到真正的洪泰成。重新起來的建旭若無其事地和工作人員打招呼,之後平靜地綁上傷口。在畫廊裡才仁收到畫家送的作品後心情愉快。

第3集

泰拉警告莫奈不要和建旭見面,莫奈告訴她建旭比撒謊的嚴常務強。郭班長在警察局裡聽到小偷說目擊了來找善英的男人的話後大吃一驚,聽到那個男人就是泰成之後急忙給他打電話。建旭給誤把自己當成洪泰成的才仁打電話,拜託她洗一下自己的襯衫。

第4集

才仁對欺騙自己的建旭感到惱怒,建旭真心告訴才仁想阻止她接近泰成,但才仁冷冷離開。泰拉的腦海裡總是浮現出建旭,讓她感到慌張,她對申女士提起和泰成換過來的孩子,讓申女士感到不快。洪會長聽到莫奈和建旭見面的事情后給建旭打電話,建旭來到海信集團。

 

5.jpg 

 

第5集

泰成跳進海裡救出男人(Masaru),這時有人嘞著他的脖子不讓他出水面,泰成慌張地用力推開。郭班長在孤兒院聽到關於另一個泰成的故事,他想找出照片或資料,但沒有找到。建旭上了船之後和Masaru交換眼神,泰成清醒之後想起嘞脖子的人,忍不住打顫。這時才仁的手機響起,泰成下意識地接起電話。

 
第6集

才仁和泰成爭著要拿走玻璃面具,泰成命令建旭來接自己。劉先生和建旭見面,說起關於玻璃面具的事情。凍得渾身顫抖的泰成喝才仁帶來的燒酒。才仁在路上揮手攔車,泰成想起善英攔自己車的情景。成功搭乘的才仁帶著泰成坐上車,建旭默默看著這一幕。

第7集

在從日本沒能帶回玻璃面具,但申女士要求她一定要把它帶回來。所以在仁希望泰成能夠把玻璃面具帶回國。另一邊,泰成一回韓國就去見了班長,了解到善英的死和被領養的泰成有關係的這一消息,而建旭得知這個消息以後再次的回想起善英。參加了慈善拍賣會的莫奈看著熱衷於此的申女士和泰拉覺得很厭惡,讓在拜見張導演的建旭一回國就馬上聯繫她。對於泰拉的苦勸仍然聽不進去

第8集

在仁在自己也不知道的情況下和建旭親吻後,非常驚訝地問建旭是否也喜歡自己.建旭叫她別太誇張了且說不出話來.馬上變得心裡不是味道的在仁想要回家,建旭問她要不要喝一杯,雖然往酒店的方向走去,可是建旭得為泰成跑腿,沒辦法地從位置上走開.結果留下在仁一個人寂寞地喝酒.一下子建旭知道泰成是為了讓他嘗苦頭而故意設計,建旭痛苦地往在仁在的酒店方向.另一方面,還在生氣的泰成打電話給莫內,告訴她建旭喜歡的並不是她而是在仁.莫內雖然嘴裡說不是這樣,心裡卻很痛苦.隔天,泰成從建旭那裡聽到被罷養的泰成住在密陽的消息

 

6.jpg 

 

第9集

泰蘿被建旭搞得心神不寧.努力想讓自己不再混亂.泰成要建旭抓到偷建築材料的小偷.建旭叫張導演和特技演員們幫忙.然後為了吃麵條到遠茵家.見到在茵再次感嘆兩人間的緣分.建旭到建築工地抓到了小偷.第二天洪會長推薦建旭也到公司上班.那天晚上在申女士的畫廊開業晚會上.莫奈見到建旭和在茵間交談親密的樣子心生妒嫉.建旭(金南佶)與泰成(金在旭)換衣服穿,將進行一場有意思的遊戲。泰成對於富翁之家放縱慣了的小兒子生活開始感到厭倦,他向貼身秘書建旭提議參加母親申女士的展廳開業派對時玩兒「王子與乞丐」的遊戲。而對於海神的王子洪泰成生活並不感到陌生的建旭欣然接受提議,與泰成換了假面與衣服。建旭變身為每逢家庭聚會必會弄出事故的泰成,這一天他也在一瞬間搞垮了派對的氣氛,與真正的泰成逼真度達到100%。建旭以泰成的形像走向提防著建旭的泰羅,而泰成則以建旭的形像走向陰錯陽差總與建旭糾結到一起的才仁,泰羅與才仁都被兩個男人弄得莫名其妙. .

第10集

在茵跟郭班長說了案發那天遇見建旭的事情,讓郭班長更肯定那個被棄養的泰成還活著,並且掌握了他有傷疤的信息,對於尋找到建旭很有幫助在茵送泰成回家,為泰成倒了一杯水果汁,想讓泰成喝,但是泰成在醉意中打翻了杯子全灑在了在茵身上,在茵因此換了一件泰成的襯衫,出來的時候泰成清醒了點,在茵解釋說,因為衣服髒了所以換了件,等到衣服乾之前讓他穿一下,在茵撫摸泰成的額頭,詢問是不是很痛,說要給他去買藥,但是泰成拒絕了,泰成說不要對他好,即使兩個人在一起了,不久就會把他給拋棄的,說自己沒有信心去守護一個人,說自己本來就是一個給他人帶去傷痛的人,並拉著在茵把她趕出了自己家。

只穿著襯衫的在茵被趕了出來很是尷尬,打電話給建旭讓他來接他,建旭來了看見在茵這個樣子很是驚訝,呆立了幾秒,後來給在茵裹上了自己的外套,穿上自己的鞋子,帶著在茵離開,後來還給在茵買了衣服跟鞋子,當店員問換下來的襯衫怎麼辦時,建旭直接說:扔掉,店員說這個可是名牌,建旭還是說扔掉(看來火氣不小),後來在茵跟建旭一起去吃飯,在茵邊吃邊流淚泰羅在快下班的時候去泰成的辦公室找泰成,但是泰成不在,建旭跟泰羅有了面對面的機會,泰羅對建旭說,莫奈愛你,為了你再練習口風琴,但是建旭貌似記不起口風琴這件事情了,泰羅很生氣說你如果對莫奈不是真心的,就離開他,建旭對泰羅說,你也知道真心啊,建旭說我們不要再談論莫奈了我們來說說泰羅你,泰羅你這輩子都在為了家庭,為了公司活著,什麼時候你能想想你自己,考慮下你自己,哪怕是一瞬間也好,泰羅說,那天的事情是失誤,她不能原諒對建旭動搖了一秒鐘的她自己,於是建旭質問道:對我動搖是你的真心嗎?泰羅否認,並說再也不想看到他

建旭跟泰羅的對話被莫奈全部都聽見了,因為莫奈那個時候來給建旭送恭喜他進入公司的卡片及鮮花,無意中聽見了所有的對話。在茵因為建旭說的那句想吃家裡做的飯,帶著食材來之前被建旭叫來洗衣服的那個家來找建旭,沒想到是張導演的家,這段張導演很搞笑,因為知道在茵是藝術顧問,所以和在茵聊起了所謂的藝術,在茵很無奈的聽著笑著在茵想要知道建旭住在哪裡故意讓建旭來她家,但是等建旭到達之後,又告知有急事不能見面了,讓建旭先回去,其實是在後面跟著建旭回家

在茵沒想到建旭的家離自己的家這麼近,而且還是這麼好的地方,建旭對於在茵的到來很驚訝,在茵也開始質問建旭,在這麼好的地方住,怎麼還讓我去上次那個地方幫你洗衣服,問建旭還有什麼隱瞞著他嗎?難道他是哪個富家被隱藏的兒子嗎? (這句有玩笑的成分),建旭回答說這應該是洪泰成那號人物才對,在茵很生氣,說你還是我認識的沈建旭嗎?我對於你來說是什麼?建旭反問,並說你從來對我不關心啊我是誰,在哪裡生活怎么生活的你都沒有關心過,在茵生氣的說,是我不關心你,對於我不關心的人我也不知道我為什麼會在這裡我走就是了以後不會再來了。但是說歸說在茵還是回來幫建旭做飯,建旭很感動,問在茵相不相信她在茵回答我相信你,建旭很開心在吃飯前,建旭去衛生間換了件衣服,被在茵看見了建旭背後的傷疤,在茵問建旭痛不痛的,什麼時候受的傷,建旭說已經都沒事了,在茵還是心裡有異樣,後來接到了泰成的短信並藉故說是妹妹發來的有事找他離開了泰成來還在茵衣服,問在茵沒收到他短信嗎?在茵騙他說把他的號碼刪掉了所以不知道是他發來的,兩個人一起去吃飯,這裡很有意思,鏡頭在在茵、泰成跟建旭兩個場景間切換,一邊是兩個人在吃飯,一邊是一個人在吃飯。泰成後來送在茵回家,被遠茵看到了。兩姐妹相互調侃了一番泰羅發燒生病了,在這個時候接到了申女士打來的電話說莫奈不見了,泰羅詢問建旭是不是跟莫奈在一起,建旭否認,後來建旭跟泰羅都得知莫奈在陽平的別墅裡,於是雙雙前往,建旭先到一步,故意通知洪家的薑司機先把莫奈接走,等到泰羅到達的時候等待她的只有建旭一人,泰羅因為高燒昏倒,建旭照顧了她一整晚,泰羅因此很受感動,兩人第二天再回去的路上,泰羅承認了自己那天不是失誤,並與建旭十指相扣,依靠在建旭的肩頭。泰均的事情被報紙報導了出來,讓洪會長很是生氣,當然這一切都是建旭安排的,建旭因為太累在公司裡靠著睡覺,被在茵看見了,建旭要在茵借他肩膀一分鐘,在茵問道說你晚上都乾什麼去了,怎麼這麼累,建旭說我在工作(這裡的工作就是指的勾引泰羅哈哈),在茵笑說自己很忙,說好藉你一分鐘就是一分鐘,最後對建旭說:昨天對不起了,下次我們一定一起吃

 

11..jpg 

第11集

建旭因為前天晚上處理泰羅的事情(這樣說會不會被親們拍呵呵),很累,在公司走廊裡睡著了,在茵經過,建旭攔住,建旭要藉在茵的肩膀一分鐘,在茵問到你晚上都乾什麼去了,怎麼這麼累的,建旭說有工作所以。 。 。在茵說我很忙 就借你一分鐘。後來接到了的電話,輕輕的把建旭依靠在另一邊的牆壁上,便回了美術館。

另一方面,郭班長因為找到了在茵這個目擊證人,信心十足,想著說要去找洪泰成,郭班長在海神遇見了建旭,說起了前段時間建旭去了密陽的事情,建旭承認了,說是因為理事吩咐要去查事情,所以去了,但是沒有查到些什麼。後來郭班長問說案發當晚他做什麼,建旭說他之前是做特技替身演員的,那天跟特技演員們一起工作,郭班長順勢問到,你做特技的應該常常會受傷啊,你沒有傷疤嗎?建旭否認,三人禮貌道別(還有那個年輕的警察一起的),年輕的警察問郭班長為什麼這麼問建旭,他說沈建旭第一次跟泰成來警察局的時候他就感覺建旭跟目擊證人描述的當晚看到的那個跟善英吵架的泰成的形像很接近,感覺上很像(這裡的目擊證人指的是之前那個因為犯了事而在警察局裡的男的)。

在茵跟泰成在美術館相見了,兩人在一副畫前駐足,感慨了一番。莫奈來到泰羅家裡,質問泰羅說昨天是不是去了別墅,泰羅說為了去接你所以去了,莫奈說他聽說你跟建旭哥哥一起的,泰羅澄清說只不過是為了接你而已,還說你這樣子讓媽媽和她很擔心,後來莫奈跟泰羅說了她聽見了他們兩個在泰成辦公室裡所有的對話,問說建旭跟他到底是什麼關係,情緒很是激動,那個時候樸檢察官回來了,看到莫奈,覺得說莫奈最近怎麼這麼常來他們家,莫奈說因為她有很重要的事情要跟姐姐談,後來因為泰羅拿小曇為藉口,莫奈離開了,樸檢察官說好奇跟莫奈交往的那個男的是怎麼樣的一個人,怎麼會讓小姨子這麼費心建旭跟那位管理泰均資金的商人見面,說了很多“挑撥離間”的話,也可以說是陳述事實,因為泰均確實是一個個人利益高於一切的人,因為兩人的關係出現了很大的裂縫,建旭也因此更好的控制了泰均,以及找到了能夠將泰均一舉擊潰的好辦法,不費自己一兵一卒。

泰均回到公司跟建旭在電梯口遇見,建旭那時打電話,看著泰均的眼睛叫出了“哥哥”,泰均很是驚訝。其實建旭是在跟張導演通電話,讓張導演幫他演一場戲,就是如果警察來問那天建旭在哪裡已經傷疤的事情不要說漏了嘴。泰羅在公司裡碰見建旭,並叫住了他,兩人去了一個貌似電影放映廳的很安靜地方,泰羅對建旭說莫奈聽到了他們的對話,慌張的問該怎麼辦,建旭笑著看著泰羅,安慰到我來解決就好,不用擔心,兩人想要離去時,發現門被鎖上了,建旭開了個玩笑,泰羅淺笑,建旭說,你都不怎麼笑啊,於是他上前、她呆立、他擁抱、她發抖、他從容、她含淚警察如建旭所預料來找張導演核實口供,張導很好的圓了過去,但是其中的一個小弟說漏了嘴,還是被郭班長知道了建旭身上有傷疤

建旭跟泰羅被關在那裡一個多小時了,兩人的氣憤很緊張,一直都沒有說話,建旭想要放鬆氣氛,讓泰羅放鬆,就當他們在看電影,泰羅記憶起了小時候的往事,因為家庭的關係,很少有跟朋友外出玩的機會,他和朋友們難得看的一次電影,就是一部愛情電影,泰羅說看著電影裡的愛情,要不她也去找尋下這樣的愛情,此時淚落下,此時吻附上(這時我突然有一個想法,要是建旭是真心愛泰羅的話,要是這個吻是真的話該多好,哎太可憐的女人了)

泰成跟在茵約好了6點見面,泰成先來到了美術館,無意間聽見了美術館在茵的同事跟在茵前任男友的對話(應該是她那個猥瑣的前男友,說實話他長什麼樣我都記不得了,所以不是很確定),同事其實是想刺激下前男友的,說在茵是泰成的女朋友了,說在因為了勾引泰成不知道花費了多少心思,這番對話都被泰成給聽見了。於是泰成跟在茵見面了以後,整個人都變了,給在茵買名牌包包,包下整個餐廳跟在茵單獨吃飯,在茵很奇怪,問泰成,泰成說你們女孩子不是都喜歡這樣子,喜歡名牌,但是在茵說我不是那種女孩子,跟人交往,愛一個人,錢不是全部,泰成不屑的笑著

最後,兩人來到了酒店,泰成要在茵跟他睡,並且攤牌一切,說你勾引我指定計劃的時候沒想過會這樣嗎?你跟我睡我得到了你的人你得到了現金有什麼不好的,在茵無語,泰成接著說難道你是想成為海神集團的兒媳婦嗎?在茵完全的被刺激到,含淚倔強的說,跟你睡的話就能成為海神的兒媳婦嗎?泰成說是的,於是在茵就和泰成來到了房間,進門,喝酒,脫衣,關鍵時候遠因打來電話,打斷了一切,泰成質問在茵什麼時候知道他是海神的兒子的,她做的一切的一切是不是都計劃好的,在茵很生氣,毫不示弱的回嗆,說你有什麼了不起的,一天到晚闖禍也得不到家裡的認同,有什麼值得炫耀的啊,除了你有錢的男人多了去了我能勾引的男人多了去了。並且一直說了很多刺痛泰成,揭泰成傷疤的傷人的話。

在茵從酒店出來以後,接到了警察局的電話,讓其去警察局一趟因為郭班長知道了建旭身上有傷痕,所以把建旭帶到警察局,讓在茵指認,在茵認出了那條傷疤,認出了建旭,驚恐之餘,告訴郭班長她不確定是他,說那天太黑了,他已經既不清了,應該不是這個人。郭班長因此很生氣事後,在茵在那位年輕的警察口中得知了,當晚的那個男人跟洪泰成以及善英的關係,知道了建旭有可能殺了洪泰成的戀人崔善英,因此很受打擊詢問室裡,建旭跟郭班長展開了神經戰,郭班長一直質問,建旭一直巧妙並且強悍的否認,建旭知道了郭班長懷疑被棄養的洪泰成殺了崔善英,並且懷疑那個人就是建旭他自己,兩人在詢問室的這段唇槍舌劍很是精彩,當然建旭完全是處於對戰的上風,很精湛的演技。

最後建旭感性的對郭班長說,如果我是那個人的話,會殺了對自己來說是唯一的家人的姐姐嗎?並且問他沒有想要保護的人嗎?比如說家人,說如果自己是那個人,會無論如何都會去救他,因為她是他的家人。

建旭回家,看見在茵在門口等他,在茵很激動的問建旭泰成的女朋友跟你沒有關係的吧,說自己從警察局裡來的,看到了你,也看到了你的傷疤,他哀求建旭,讓建旭說他跟她沒有關係,她的事情跟他沒有關係,建旭幽幽的說:是我殺了她,在茵震驚,轉頭離去建旭處於崩潰邊緣,回想起當晚的事情,善英一直後退,建旭想要去阻止,但是還是沒能把善英拉回來,看著自己的姐姐從眼前墜落,內心的堅毅一點一點被瓦解,表面的偽裝一點點被退去,當在茵再一次回來的時候,建旭已經無力支撐,兩人相擁、相泣。 。 。 。 。 。 。

 

12..jpg 

 

第12集

建旭無力的睡到在床上,在茵待在旁邊,回想起以前的一切一切,回想起他們兩人在公園裡被人誤以為是戀人而照的那張無比溫暖的相片,在茵躺倒建旭旁邊,內心說道:建旭啊雖然我不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麼,但是你總有一天會對我說的吧那個時候你說什麼我都沒關係因為我相信你那天見到你真的是萬幸啊【說這句話的意思是因為那天看見建旭的是在茵,所以能幫助建旭免於警察的懷疑在茵在慶幸這個】,隨後躺在建旭背後的在茵,隔空撫摸著那道傷疤,隱隱的說道,一定很疼吧

第二天,建旭去了善英的靈位前,把當時建旭去美國的時候,善英寫得信全部都燒掉了,伴隨著善英信的旁白,記憶回到從前,記起那個時候,受傷的建旭被一幫孩子欺負,善英及院長救了他,帶他來到天使院,記起善英給過建旭的那種種溫暖,建旭坐在當年他們一起玩樂的地方,對遠在天國的姐姐說著對不起,但是他不會停止的等到一切結束後,他會接受懲罰。 隨後而來的郭班長,在建旭焚燒信件的地方找到了殘留的紙片,上面寫著:建旭,對不起,沒有泰成,我實在是好辛苦。

第二天,在茵跟泰成在公司門口遇見,在茵當做沒看到,直接進了公司 另一方面,姓薑的帶著錢跟家人一起離開了韓國,完全都在建旭的意料之中,泰均氣急敗壞的來薑的辦公室找姜,但是早已人去樓空,但是無意間發現了建旭的名片。 建旭跟泰羅在公司裡遇見,被莫奈看見了,莫奈馬上上前逼問,說你們兩個怎麼又在一起了,難道你們真的有什麼事情嗎?建旭把莫奈拉到一旁,解釋道,因為他很累,跟莫奈在一起,有很多無法言語的苦楚,跟他交往,必須要壓抑住自己的感情,又沒有人訴說,所以那個時候跟你姐姐談了下,建旭的語氣更像是在發脾氣,(這段其實我也沒有聽的太仔細,大概這個意思),莫奈問道我可以相信你嗎?建旭回答說你不相信不了就別信了,生氣轉頭走掉了。 。

泰均的事情讓洪會長很生氣,他強硬的讓泰均回美國去,泰均也無力回駁,走出會長辦公室時,交給金室長建旭的名片,說是在薑的辦公室找到的,姜肯定跟這個人有關係,讓金室長調查一下,金室長隨後撥打了電話,可是處於關機狀態,看著名片上的名字,金室長若有所思。 。 。 泰均跟申女士見面,兩人都很生氣,申女士懷疑這一切都是泰成搞得鬼,因為泰成突然回韓國,又突然要進公司,肯定有什麼內情,一定在計劃著什麼。於是泰均來到泰成的辦公室興師問罪,那個時候泰成正在詢問建旭關於在茵的事情,問建旭說知不知道在茵計劃勾引他的事情,泰均就這麼闖進來,揪著泰成的領子就質問是不是都是他幹的,建旭上前拉住泰均,讓他適可而止,泰成卻讓建旭別管,泰成說他要是有這個能力的話他也想搶走泰均所有的一切,可惜這一切都不是他幹的,泰均接連說了很多威脅泰成的話,隨後掉頭想走,泰成喊出了哥哥兩個字,泰均很生氣的折返回來,警告泰成不准叫他哥哥,事後,泰成很無奈的對建旭說,我連叫他哥哥都不行,隨後又感謝了建旭剛才幫他

在茵接到媽媽電話,說今天會回來看他們,這個時候看見了莫奈來找建旭,莫奈對建旭說著對不起,是他太猜疑了,說那是因為建旭都不跟他談,所以看到他跟別人說話,他會嫉妒,建旭對莫奈說要他好好的去留學他希望莫奈能這麼做,因為他自己也是留學歸來的,莫奈後來送了建旭一個建旭模樣的布娃娃,建旭有一點不耐煩的樣子,送走了莫奈 建旭回到公司,於泰成遇見,這個時候郭班長來找洪泰成,說找到了善英的信件,並且拿給泰成看,泰成看到了善英寫得那句話,郭班長對泰成說,這個案件已經結案了,崔善英是自殺的,泰成口中念念有詞(說著自殺兩個字),問郭班長那個棄養的孩子找到了嗎?郭班長看了建旭一眼,說沒有找到,泰成隨後就離開了,郭班長跟建旭則來到張導演新開的店舖裡吃飯,郭班長告誡建旭,讓他放棄一切,原諒那些人吧,建旭說憑什麼要原諒那些連自己做錯什麼都不知道的人,郭班長隨後用自己的經驗開導建旭,一直在勸著建旭,建旭最後看著在一旁笑的很開心的張導演一幫人說:我也想什麼時候,像他們一樣,很輕鬆的笑

洪泰成來到在茵家等在茵,看見在茵和他媽媽以及妹妹一起回來,媽媽看到泰成很是喜歡,看到泰成開著這麼好的車子更是喜歡,泰成說要送他們回去,媽媽二話不說就答應了,隨後媽媽邀請泰成到家裡吃飯,在飯席上,在茵媽媽一個勁的誇泰成,說他長得真帥氣,穿的衣服真好,聲音也好聽,笑著說要是在茵能嫁到有錢人家的話就好了,隨後問泰成他們家是做什麼的,泰成笑說,他們家是開公司的,那個公司名字叫海神,媽媽差點沒有把飯給噴出來,之後變更加的對泰成好,給泰成夾菜、添飯的,在茵看著很無語,說道我們什麼關係都沒有,媽媽不要這樣子,泰成笑笑的說:我們真的什麼關係都沒有嘛?讓在茵很是生氣 在茵送泰成出去,接到了郭班長的電話,他告訴在茵那個案子已經結束了,沈建旭跟那起案子什麼關係都沒有,在茵因此長舒一口氣,在茵對泰成說對不起(為了那天在酒店裡說了很過分的話的事情),說都不是你的問題,然後說起了善英,說她知道你因為善英受了很多的苦,這番話被建旭聽見了,建旭很生氣的對泰成說,因為你,一個女人死了你這麼快就忘記了嗎下一個就是文在茵嗎?隨後就上前打泰成,在茵拖住建旭,說你不要因為看不到別人的痛苦就以為別人不痛苦,泰成他現在也是非常痛苦的,並且讓建旭向泰成道歉,泰成說不要,跟在茵道別,說著謝謝他們家的招待,他吃的很好

泰羅從申女士那邊知道了會長幫助他老公家的公司的事情,並且警告他老公不要這個樣子,並說跟她結婚前,他是有愛人的,他就是為了家族利益才跟她結婚的,他們的關係也就是這樣子而已,樸檢察官聽了以後很生氣,摔門離去 另一方面,申女士再次向金室長確認棄養的洪泰成是不是已經死去了,金室長說是,但是申女士還是心有餘悸 泰均也應爸爸的要求,於家人道別,啟程回美國 在茵坐在當初跟建旭一起肩並肩坐著的地方,回想起昨天的事情,那個時候建旭突然來了,好像沒有發生任何事一樣,很平常的跟在茵搭著話,在茵向建旭道歉,說上次是因為考慮到泰成的愛人都那樣了所以才這麼說的,建旭說沒關係,在茵隨後跟建旭說郭班長已經跟她說過他跟那個案件沒有關係,跟泰成的女朋友沒有關係,說她因此很高興,建旭欲言又止,隨後接到電話就離開了,在茵看著建旭的背影,獨自呢喃

建旭跟幕後幫助他的人見面,說道現在的海神基本在泰羅與泰成的手裡了,現在的繼承人最有可能是洪泰羅,他的股份也最多,戰爭的矛頭要從泰均轉移到他們身上了 泰羅去擊劍場練習,但是很不在狀態,出來的時候被建旭拉住,泰羅很驚訝,建旭笑著說要一起去吃飯,這個時候樸檢察官來了,詢問建旭是誰,泰羅說是莫奈的男朋友,樸檢察官禮貌問好,這個時候泰羅接到了泰均死亡的電話,備受打擊 接下來就是泰均的葬禮,泰均的死應該跟建旭沒有關係,但是建旭不會因此手軟。 。 。他的計劃還在有條不紊的進行中。 。

洪家籠罩在一片死寂中,申女士對著會長咆哮,說都是因為你送他去美國他才會死的,接著又對著泰成咆哮,說他是一個像毒蛇一樣的人,現在泰均死了你開心了。 。 。申女士的情緒到達崩潰邊緣,見一個咆哮一個。 。 。   泰成離開房子,泰羅追出去。泰成對泰羅說,他覺得很奇怪,意思是說因為泰均本來就對他不好他們之間也沒啥太深的感情他不哭正常怎麼泰羅也不哭的,泰羅就回答說他要考慮的很多沒有時間給他哭他也不能再別人面前哭,他現在代表著海神,要保持住海神的臉面,不能讓別人看到海神軟弱的一面。 隨後泰羅來到那個小房子裡,一個人悲傷的哭泣,建旭進來,安慰泰羅,說在我面前,你可以哭,泰羅依偎在建旭的懷裡,止不住的眼淚,建旭一直安慰,安慰著說沒關係,會沒事的,建旭對泰羅說:從這裡出去的話不管怎麼樣發生什麼事情你都會回到洪泰羅這個身份吧(意思是說又要自己騙自己,假裝堅強)泰羅不能自己,第一次展現自己需要依靠的一面,對著建旭說讓他呆在她的身邊,兩人親吻,被前來送東西給館長,並且找尋泰成的在茵以及隨後而來的莫奈看見,畫面由此定格,本集結束。 。 。

 

13..jpg 

 

第13集

在那個小房間裡,建旭安慰著流淚不止的泰羅,從額頭、眼睛直到嘴唇,看似溫柔而又強烈的親吻著,但是命運的安排,讓這一切都攤開在建旭、泰羅、在茵以及莫奈面前,莫奈質問他們是不是真的有什麼,在茵則轉頭離去,建旭不知所以,立馬跑出去追,但以不見在茵身影,不安、恐慌齊湧心頭,莫奈追上建旭,質問建旭是不是喜歡姐姐,說他雖然不願意承認,但是建旭從來都沒有說過他愛她,也從來沒有把她當成他的女人看過,這些她都知道,只不過莫奈說她一直騙自己,或許是因為自己還小,或許以後她要是再長大一點的話變成大人的話那個時候可能會改變的,莫奈一邊捶打著建旭一邊哭著說為什麼偏偏是姐姐,是不是從一開始他接近她都是為了泰羅,建旭說這個世界上不可能所有的人都喜歡你,最後莫奈怨恨的對建旭說:姐姐建旭哥哥你們都死掉就好了建旭於莫奈之間的爭吵被樸檢察官看見,檢察官勸導莫奈並把她領回家,回到屋子裡,莫奈讓樸檢察官去問泰羅他們為什麼要吵架,樸檢察官不禁疑惑,詢問泰羅,泰羅否認推脫,此時,申女士失魂落魄的走過來口中喊著泰均的名字,哭訴說怎麼會有這樣的事情發生在她身上啊她到底做錯了什麼了啊,泰羅一夥人在一旁盡力安慰

建旭瘋狂的到處找在茵,一直奪命連環call(原諒我這個不恰當的詞彙嘿嘿),在茵坐在出租車上完全的失魂落魄,電話響了就像是沒有聽見一樣,司機很奇怪的詢問,問在茵要去哪裡,在茵口中呢喃道建旭的家,司機困惑問道那是哪裡,在茵則是自顧自的責問自己,自己又不是莫奈,怎麼會有這樣的感覺【意思是自己又不是建旭的女朋友,也沒有跟他交往,或許也不喜歡他,為什麼看到他們接吻,心裡會這麼的難受】,司機則又一遍的問在茵要去哪裡,在茵一直說著建旭的家

遠茵在服裝店裡挑選衣服,一個女人因為自己想要偷衣服被店長無意間看見,於是藉機把衣服放到了遠茵的包包裡,栽贓遠茵,被店長抓住,說要帶去警察局,這個時候被尋找在茵的建旭碰見,三個人來到了警察局,遠茵一直否認,店長一直抓著不放,建旭說給你衣服錢總可以了吧,這個時候被前來的在茵看見,生氣的說你為什麼要出這個錢拉著遠茵就要走,遠茵說都是這個大叔幫他的,在茵一下子火氣就上來了,拉著警察就說要抓住建旭,說建旭是個壞人,壞到都能殺人的程度,像是瘋子一樣在警察局裡鬧,建旭一把抱住在茵,在茵哭著問建旭是不是愛洪泰羅,想讓建旭告訴她她看錯了,一邊捶打著建旭,一邊哭泣,說自己快要瘋掉了

另一方面,莫奈憤怒的質問泰羅,要泰羅給他一個解釋,泰羅不語,莫奈氣氛說著不會放過他們兩個人,泰羅說他的心不由他控制,他都不知道該怎麼辦,莫奈生氣的說那就隨你的便唄我也做我想做的我就當沒有你這個姐姐隨後扭頭進屋,兩姐妹的對話被樸檢察官都聽見了 遠茵把建旭邀請到家裡來,遭到在茵的反對,但是還是拗不過遠茵,在在茵家,遠茵詢問著他們兩個怎麼認識的,還提起了洪泰成,遠茵問建旭是乾什麼的,父母是做什麼的,還有兄弟姐妹,建旭說他父母20年前就過世了,就他一個人生活,遠茵聽著,開玩笑的說那你還挺孤獨的嘛,以玩笑帶過略感悲傷的話題,隨後遠茵拿出一個所謂的測謊儀器,說著要是誰說謊這裡立馬就會顯示出來,於是遠茵問建旭怎麼看她姐姐的,建旭就說長得醜,性格也不好,在茵實在是聽不下去了,把遠茵支開,質問建旭是不是要為了成為有錢人家的人所以跟莫奈結婚的,還說海神是你的仇人嗎問他知不知道他現在在做什麼,隨後在茵問道,你跟洪泰羅在交往嗎?建旭反問道:你在跟洪泰成交往嗎我跟誰交往你不要管我也不會管你,這個時候泰成打來電話,在茵忽視,對建旭說:我喜歡你,我喜歡你,我希望我喜歡的人不是壞人就好了,要抓住我嗎能抓住我嗎還是我來抓住你呢,建旭說:你不是相信我嗎那麼就信到底不管發生什麼事我不是你想的那種好人泰成的電話一直沒有斷,建旭替在茵接通,說現在他很痛苦安慰他吧隨後就走了

在茵隨後來到泰成住的地方,兩人擁抱,久久的擁抱 畫面切換到海神集團,會議上,洪泰羅正式升職為海神集團的副會長,而洪泰成也成為了海神集團的常務 會議結束後,洪會長告誡金室長一定要查出害死泰均的幕後黑手,於是金室長撥打了名片上的電話,於建旭合作的那個男的接起,說著自己就是沈建旭,現在在美國無法見面,此時建旭就在身旁,他聰明的推斷出應該是泰均在薑的辦公室看到了名片所以才知道的,笑著說沒有關係,反而覺得有意思,並會笑著看到底接下來會發生什麼有趣的事情 在茵的同事興沖衝的對在茵說了洪泰羅以及泰成升職的事情,笑說現在泰成也是繼承人了,以後要是在茵成為了海神的兒媳婦不要忘了照顧下她,這個時候泰成打電話要求見面,兩人見面後,互相就上次酒店的事情道了歉(當然是泰成先),隨後泰成拉著在茵的手感性的說著善英死後自己的無力感,但是現在開始希望在茵能夠陪在他的身邊幫他,並且送了在茵手錶,說要是他看到在茵戴上了,就證明她答應了,會跟他一起(這裡泰成說了一句隱喻的話,類似於看著你戴著,就覺得你跟我是過著一樣的時間,看著一樣的時光,一起生活一樣哎反正有雙重意思,我火候不夠,不能準確表達),實際上,這個舉動就類似於表白跟求婚了,隨後泰成開始努力的工作,一方面要擔起海神集團繼承人的責任,另一方面我覺得是因為在茵,因為有了一個值得愛的人以及要給予承諾的人,自然會打起精神來

莫奈於樸檢察官約見,讓樸檢察官帶著姐姐離開一段時間,樸檢察官詢問說是不是因為建旭,莫奈低頭說著討厭這個人不要提起他 樸檢察官來到酒吧喝酒,心裡很是忐忑,一個女人上前調侃,事後才知道,那個女人或許是上一集泰羅說的他們結婚之前樸愛的那個女人 在茵跟遠茵在家裡閒聊,遠茵對在茵說他都聽見了建旭跟她在家裡說的那些話,並且都錄進了那個測謊機裡,測謊機測出來的結果是,建旭讓在茵去安慰泰成的話都是假的,不是真心的,遠茵笑說:哪個男人會把喜歡的女人推給別的男人啊,在茵看到遠茵手機上有兩個一模一樣的娃娃,遠茵說你們兩個買的一模一樣的啊趨向還真的是一樣,在茵聽著,回想起建旭的那些話,心裡泛起漣漪。 。 。 洪家的女管家對申女士說找到了那個孩子,沒有死,被人領養到了美國,並問申女士沈建旭的父母是否還健在,說她感覺他跟那個孩子很像

另一方面,金室長調查沈建旭也有了進展,沈建旭的畫像也被金室長看見了 在茵那個猥瑣的前男友來找在茵,問說泰成是不是他的男朋友,這些都被申女士聽到了,叫來在茵質問,諷刺在茵說是不是趁著這個機會想要抓住泰成,在茵不像上次那樣的軟弱,說著他們兩個人認知的洪泰成是不一樣的,申女士很生氣,炒了在茵,在茵臨走前對著申女士說出了一直以來想說的話,說雖然很尊重她,但是卻對她待人處事的方法很不待見,申女士無語。 。 。 (這裡我看的很爽,在茵完全被她所經歷的事情以及建旭的教導給鍛煉的很有主觀能動性不再軟弱,一味奉承了哈哈,也可以說是看穿了) 建旭於泰羅見面,互相說著家裡的事情,關於莫奈,關於老公,泰羅說他想要跟建旭試試看,看他們能走到哪裡 (這裡我卡住了,臨時換了一個網站看,重新連上的時候已經是泰羅跟建旭分別得時候了) 建旭拿著泰羅送他的衣服,兩人道別,被檢察官看在眼裡 另一方面,申女士跟金室長說那個小孩子還活著,讓他去查下是不是還在美國生活,順便解決下沈建旭,讓他不要再跟莫奈糾纏

在茵被解雇了,無法回家,因為會被遠茵看到,她不想告訴遠茵解僱的事情,所以來到建旭家,路上看見一對情侶互相餵著冰激凌,對建旭說,或許那就是所謂的幸福,並說了泰成對她告白求婚的事情(我有聽到求婚這個單詞,應該是吧呵呵),笑著說,現在她被申女士解雇了,也鬧僵了,要是她這樣的人成為她的兒媳婦,還不鬧翻天了都呵呵,但是又說她要不就接受了吧,起碼以後她會活的輕鬆點,建旭似乎不想听這些,說著要去給在茵買冰激凌,就離開了家。 申女士回想起女管家說的建旭跟那個孩子很像的話,心理不禁開始懷疑 另一方面,金室長打電話給建旭,告知他說掌握了一些東西,在報告會長前想跟他談談,畫面由此定格在申女士、金室長、沈建旭三人(我記得沒錯的話呵呵)

 

14..jpg 

 

第14集

金室長找到建旭,建旭知道他來的目的,也知道金室長已經了解了全部,他告訴金室長他知道每年去給他父母掃墓的人是他,問他為什麼,金室長說因為你的父母是被冤枉死的,並告訴了建旭他的父母的死不是單純的交通事故,而是申女士安排的,並告訴建旭,他的啞巴爸爸不是他的親爸爸,建旭知道以後,瀕臨崩潰,在天橋上倒地痛哭一方面申女士也意識到了一切,想著這段時間發生在海神的一切,都是從建旭來了以後開始的 建旭回到家,看見在茵發現了他的密室,在茵質問他,是不是對莫奈對泰羅做的一切的一切都是計劃好的,建旭一點都不否認,已經被徹底激怒的建旭在在茵面前展露狠毒的一面,說著洪泰成那些人所擁有的一切,他都要想過來,那些個踐踏別人人生的人他都要毀掉他們,在茵驚訝,賭氣的說他會跟泰成結婚,成為那家的人,建旭對在茵說你不要再誤會了,他是一個如果他需要連在茵都可以利用拋棄的人在茵心碎,哭著說我可以不用擔心你走我的路了,說她之前什麼都不知道,而對建旭動搖了心真的是件寒心的事情,說完便扭頭離去。建旭在在茵走後,自言自語到:文在茵你是誰都沒有關係反正無論海神還是我都會一起毀掉的。

樸檢察官想要跟泰羅親熱,被泰羅拒絕,兩夫妻之間徹底鬧僵,檢察官問是不是因為沈建旭,泰羅否認,便出了房間 在茵回到家裡,抱著遠茵,哭著不顧遠茵自言自語,說著建旭變得很奇怪,不是她認識的他,讓她覺得好可怕,可見在茵完全受了刺激 建旭已經完全被惹毛,告訴跟他一起的人,讓他無需再等,把海神的秘密資金等一切都揭發出來。 申女士找來建旭,試探著詢問建旭之前說的回國找父母的事情,最後還是攤明了一切,歇斯底里的質問建旭到底要幹什麼?要建旭馬上從海神出去,建旭不疾不徐的回嗆著申女士,申女士越是咆哮,建旭越是覺得有趣,說著難道你又怕我成為你的家人嗎呵呵,並且質問申女士:當初為什麼我父母會聯繫你為什麼會撒謊說我是洪泰成是誰讓他們做的?讓他們撒謊的人是媽媽你吧“媽媽”這兩個字完全惹毛了申女士,咆哮女王的潛能是發揮到淋漓盡致了,建旭說他已經不是當年那個這麼容易就被你趕出去的小孩子了,他現在什麼都不怕了,他們所有的東西,他都會搶走,此時泰成來找在茵,得知在茵被解雇了,來到申女士辦公室,又恰巧聽到申女士要炒了建旭,便為建旭說話,並質問為什麼在茵被解雇了,申女士命令泰成馬上炒了沈建旭,泰成沒有答應。

 

15..jpg 

 

第15集

泰成覺得申女士那樣對建旭,感到很抱歉,於是給建旭買了衣服,兩個大男人坐在街頭吃著冰激凌,泰成讓建旭以後多幫著他,建旭告誡泰成,不要相信任何人 秘密資金的事情被報導出來了,會長質問金室長害泰均的人找到了嗎?金室長說那人消失了。 另一方面,申女士也知道了泰羅要離婚的事情,質問泰羅,泰羅離婚的心意已定,也知道這一次即使樸檢察官幫忙,公司也難逃調查,說自己不想要再這樣活下去,不想要再忍了。 在茵也拿著報導海神秘密資金的報紙去質問建旭是不是他幹的,建旭不否認,並且沒有停止的意思,讓在茵很傷心。 莫奈出國旅行,離開前給了泰成一個紙條,讓泰成一個人的時候再看,事後泰成看到那個紙條上寫著:泰羅正在跟建旭在交往。 。 。

在茵從同事珠研那裡得知泰羅要離婚了,感到很吃驚。 申女士告訴洪會長,沈建旭就是那個當初被他們棄養趕出去的那個孩子,他現在回來報復他們,洪會長震驚,叫來建旭,對著建旭叫著泰成,說著他不能動海神,不能動泰羅,建旭很冷漠。會長一直叫著泰成的名字,建旭感到很厭煩,想走,此時會長因受太大刺激突然昏倒。 。 。 在醫院裡,申女士讓泰成炒了建旭。泰成生氣的質問泰羅是不是在跟建旭交往,並且說要殺了建旭。 申女士因為會長的暈倒,決定採取手段了,讓金室長安排下去。 洪家的文管家打電話給建旭,要建旭過去一趟,其實是設下了陷阱,建旭在路上發生車禍。 。 。在生死邊緣徘徊,暈倒前給隊長發送所在的位置。 泰成來導演家找建旭,建旭不在,留下地址讓他們看見建旭就聯絡他。

泰成來到泰羅的辦公室,泰羅詢問為什麼建旭沒有來上班,泰成笑說因為我殺了他,說著自己真的很想殺了他,並告訴泰羅,他接近她都是為了海神集團,他是利用她的,泰羅因此很不安。 申女士第二天上班與一直跟建旭合作的男的擦肩而過,來到辦公室看見建旭那隻打火機,申女士看到以後不禁失聲大叫,立馬詢問金室長是不是把事情都處理好了,是否親眼確認過屍體,金室長說是的,申女士要一起去看屍體,金室長回答說已經火化了。

 

16..jpg 

 

第16集

郭班長向在茵告知了一切,包括建旭是海神領養又被棄養的另一個洪泰成和善英事故。 郭班長拿著建旭在醫院的資料,上面有那天為他治療的醫生名字,於是找到那天搶救建旭的醫生,但是那個醫生說那天他不記得有交通事故的患者被送進來,他也沒有治療過,在旁的護士感到很奇怪,因為當時她也在場,說那天搶救那位患者就是醫生。這一切都引起了班長跟在茵的懷疑,懷疑這一切都不是單純的交通事故,建旭被人藏起來了,並且懷疑是海神裡的人做的。 在茵找到泰羅,問說建旭真的是去旅行了嗎,泰羅不承認,在茵說了建旭就是那個20年前的孩子。 申女士因為再次收到了染血的打火機而叫來了金室長,問他說是不是真的處理好了,他是不是瞞著他跟沈建旭見面了,金室長說他沒有立場跟理由做這些事情,他們的對話部分被前來的泰羅聽到了,泰羅質問申女士是不是她做的,申女士否認。

泰羅來到了之前跟建旭一起被困的那個放映廳,想起了之前的種種,淚流滿面。 泰成在公司門口等著在茵,在茵開車,兩人一起來到了一處公寓,泰成說這個就是他之前說過的空著的公寓,在茵同樣告訴了泰成建旭就是那個20年前被趕出去的孩子,泰成震驚,像是精神失常一樣一個人默默離開。 。 。來到會長所住病房 此時泰羅進來了,在泰成的質問下,她說現在還是愛著他,此時洪會長突然醒了過來。 。 。 畫面切至療養院,建旭一會傻傻的望著天空,一會又在病房裡亂轉,一會又對著病房裡的攝像機狂抓,整個人就像是精神失常。 在茵一方面很擔心建旭,來到建旭的家裡,看著兩人之前的舊照片,哭著喃喃自語。  洪會長出院回家了,申女士在一旁照顧,說著所有的事情都處理好了,說著泰羅會成為會長,擔任起重則,守護海神的。 。在要推會長休息的時候,看見小時候的建旭向她走來,申女士嚇瘋了,一邊喊著他已經死了,一邊倒地,洪會長都看在眼裡。

 

17..jpg 

 

第17集(完結篇)

申女士派人去殺了建旭,幾乎就在同時,建旭出現在申女士的辦公室,嚇了申女士一跳,其實這是個幻影。但是辦公室裡卻有多個地方同時播放著申女士說要殺了建旭的錄音,於是申女士大喊大叫要建旭出來。 看不到建旭的在茵前往建旭家,卻見泰羅在看那面貼滿了海神家族成員及其資料的牆,在茵說自己已經和泰成分手了,泰羅才告知在茵泰成不是會長的親生兒子。 同時班長聽到了那段錄音,申女士因涉嫌殺人被逮捕。在法庭上否認,而後播放了第一段提到的視頻,申女士認罪。在茵沉不住氣,朝申女士發火:“建旭因為你失去了家人。”申女士入獄,之前告知建旭他才是真正的泰成。 泰羅來到建旭家,向建旭說對不起,說自己還是愛他,以後會試著叫他泰成。而後離開,過程中建旭沒有說一句話,只是紅著眼圈。來到了放映廳,看到了小時候的崔泰成抱住她叫她姐姐,最後一聲,是建旭的聲音:“姐姐,對不起。”

建旭感到很痛苦,他這麼多年來,處心積慮地來陷害自己的家人,卻換來了這樣的真相,於是他企圖開槍自殺卻因在茵突然造訪不了了之。 而後莫奈趁在茵離開時,撿起地上的手槍,開槍打中建旭腰部離開,而建旭連忙用布擦拭指紋,然後用布拿著槍走在街上。最後他的屍體在江邊被發現。據推測應該是把手槍丟到了江里。 申女士被保釋,泰羅成為了新任會長,同時收到一個包裹,是送給小曇的禮物。在茵也收到了玻璃面具。在茵站在貼著公告(內容有關建旭的死亡)的公告欄下:“建旭,你在哪裡?”這是本劇最後一幕。

 

1.1.jpg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玉蜀黍 的頭像
玉蜀黍

♡寒風♡小厝**

玉蜀黍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


留言列表 (5)

發表留言
  • 太白
  • 提醒一下格主

    不是 金南吉 是金南佶喔 有人字旁的
  • 嗯..感謝你提醒..等等去改過..

    玉蜀黍 於 2010/07/19 19:52 回覆

  • 御尚炫
  • 資料詳盡,可見得作者用心之處!
  • amy
  • 我不喜歡他的結局

    !!!!!!!!!
  • 11
  • 結局爛死了
  • Panda
  • 體諒一下吧(!!)
    原本預計演20集的!!
    卻因為南佶先生要去當兵!!
    無法延期~
    只好縮成17集(!!)
    請fans們體諒一下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