麵包王金卓九.jpg

來源:韓劇網

 

以麵包作為一部戲的片名,如不看劇,很顯然會抓不准這部戲的中心是什麼。可能會以為如《PASTA》《咖啡一號店》這樣,談情佐以美食的小品;亦或是因為“金卓九”為題,而揣測為如《大長今》《外科醫生奉達熙》這樣,人物成長傳記類戲劇。當然,從大方向看,本劇和後者的確是類似的,金卓九的成長史很可能是貫穿全劇的主軸,但看了之後,你又會覺得,作者想要說的並不僅僅是一個人的故事,於是此劇的開篇,就容我絮叨絮叨本劇“前戲”不可不細看的二三事。

 

首先,依舊要從“麵包”這個立意來談。那麼多種食物中,作為韓國人,不用泡菜,不用冷面,不用包飯,卻用洋食“麵包”來說事兒,是有些讓人費解的。但我們了解到麵包的引申義,也許會對這部戲的主旨有更好的理解:麵包作為一種主食,被普遍認為代表了百姓的基本生活需要,意味著生存,也代表了物質的需求。本劇起始的年代,以及本劇的主人公金卓九和申俞靜都是在社會最底層苦苦掙扎生存的人,他們代表了那個時代一批因生存的艱難而選擇自我抗爭的人。不同的人選擇不同的抗爭方式,在物質面前,有人守住了自己,有人迷失了自己。再讓我們從狹義看看麵包這種食物。麵包的製作工序很多:攪拌、發酵、分割、滾圓、中間醒發、整形、醒發、烘烤、冷卻、包裝。基礎發酵是製作過程中最重要的一個環節:"基礎發酵對麵包的作用很大,如:對麵包的保鮮期,麵包的口感,柔軟度和形狀等等,都會產生很大的影響"。基礎發酵階段如人的青少年階段,它決定一個人未來人生的基本方向。發酵是一種變化,甚至可以說是變質,因此《聖經》中發酵被貶為“敗壞”。而成長過程中的遭遇使得每個人也必然發生變化,有時候相同的遭遇會有不同的變化,不同的遭遇也會有相同的變化,這依舊是一個人的本質所造就的不同結果。

於是,接下來的部份,我們就來看看本劇的童年戲。很多觀眾不喜歡看童年戲,這完全可以理解,因為童年戲往往無明星,並且看起來迂迴隱蔽,總似欲說還休,讓人看著不甚痛快,尤其對於一周只有兩集的播出模式,過長的童年戲,就難免教觀眾有些耐不住性子去細看這些前塵往事。但是,我認為,沒看清或沒看懂這些“前戲”,基本也不能真正看懂後面的故事。尤其是以人物成長為重心的戲劇,我們就更要細看他們的童年究竟發生了什麼,這些遭遇是怎樣在他們心中生根,故而成為往後,他們各自心中的魔障的。

 

 麵包王金卓九2.jpg

我想先從具子靜開始說,這是一個我希望編劇不要吝惜筆墨的角色,也許她對於一部言情劇來說能夠充當戲劇衝突的分量不足,但作為個體而言,這個人物是很值得一寫的。具子靜是家中的長女,她是母親最初的希望,也是最初的失望,她是父親不被放在心上的女兒,也是父親出軌的見證。她明白自己不被重視的身份,也目睹了妹妹出生後同樣被視作無用之物的待遇,更冷眼旁觀著母親奶奶為著弟弟們爭鬥的咬牙切齒。起初,我不太理解她在目睹父親出軌後的平靜和漠然,因為對於現在的女生來說,這是會讓人崩潰的事情。成年後的子靜,更努力地要成為父親的左右臂,以得到父親的認可和重視而欣喜或失落。甚至為了企業的穩定,而決定放棄自己選擇婚姻的權利。具子靜是一個犧牲者,也是那個時代直至現今,韓國家庭中長子長女的代表。在韓國家庭觀念中,長子長女和這個家庭是完全融合的,他們是不可以有自我的,他們身上肩負著的是整個家庭的重責。具子靜所放棄的也是自我的感情,與其痛苦於父母的不和,家庭關係的複雜,她選擇站在長輩的身邊去分擔責任。還有一點,我個人分析,是因為具子靜內心的自責。她內心深處是極其渴望自己是個男子,是個兒子,如果是這樣,這個家庭也許就不會有那麼多的紛爭,也許這樣,母親和奶奶就不會因為遲遲沒有兒子而爭論不休,也不會有奶奶默許爸爸的出軌,更不會有父母常年的冷戰。這樣的具子靜,把自己的命運和父母家庭栓在了一起,聰慧敏感的具子靜,卻並不能真正瞭解父母矛盾的根本,執意去背負父母感情不和的這個黑鍋,不可說不可悲。

再說具子琳,同樣是家中的女兒,具子琳開朗快樂無憂無慮,凡是不繫於心,是這個家庭的調和劑。其實她的童年又比誰幸福多少呢?她的出生本就是多餘,她出生後,奶奶默許了父親的出軌,母親憤恨下也選擇了出軌,有了兩個弟弟。家裡戰爭不休,奶奶和媽媽為了弟弟的教育爭吵不停。某天還突然冒出來個弟弟,家裡充滿了更濃的火藥味。按理說,這個年紀的小女孩是會難過、憂鬱或者乖戾的,但是我們看到的小子琳則坦然面對這一切,並一語道破大人們之間的矛盾根源。為什麼具子琳如此清醒,那是因為她一早就將自己置身事外。當局者迷,旁觀者清。具子靜將自己的命運和家族捆綁,具子琳則更清醒地扮演自己無關痛癢的角色。她明白自己的不重要,明白自己總是被忽視的原因,於是她選擇讓自己活得快樂,讓自己活得更舒服一點。她不是什麼都不在乎,她也希望家里和樂,也希望家人都開心,更希望自己有真心的朋友。但是,她並不強求,她的無足輕重也無法去強求。最看的開的人,其實也是最容易逃避和懦弱的人。所以在她被抓到警察局後,經不起幾番逼問,變將申俞靜供了出去。因為她不習慣去承擔責任,也沒有嘗試過一個人去面對暴風驟雨。

麵包王金卓九3.jpg 

接著說具馬俊。我們看到的是這個孩子的霸道、心胸狹隘、自私和暴戾,但是我們看不到的是這個孩子的敏感、焦慮、恐懼和不安。馬俊的童年是非常不快樂的,作為一個孩子,他看似得到了一切,其實一無所有。他得到了的是奶奶的嚴厲,媽媽的溺愛,父親的期望,韓室長叔叔的保護。這四種態度中,如果說有一種是他最需要的,那就是韓勝載的保護,只有他在對待馬俊時,用的是一個家人該有的態度。為什麼其他人的態度不對?奶奶的嚴厲,是拿著放大鏡在監督,因為馬俊是徐仁淑的兒子。徐仁淑說的不錯,奶奶對馬俊的挑剔,其實就是對兒媳婦的挑剔和不滿意。那麼徐仁淑呢,她把人生的希望全部寄託在兒子身上,對他完全溺愛,偏疼他成為家中最重要的人,不讓他受一丁點兒的委屈。徐仁淑對兒子的愛,是對自己不被丈夫所愛的補償,她用狠狠地愛兒子,來狠狠地愛自己,心疼自己,這樣轉嫁的溺愛,並不是孩子能夠消化得了的。但相比奶奶和媽媽,具日中對兒子的態度,才是馬俊心中最大的傷口。兒子和女兒不一樣,父子關係比父女關係在孩子心中的比重,來得重要得多。因為相同的性別,兒子通常會將父親作為自己未來人生的榜樣,會有渴望沿著父親的路去尋找自己未來人生的方向,父親在兒子的心中是人生的導航,也是這個世界最強有力的保護。然而,具日中對馬俊是很冷澹的,相比母親的溺愛,父親從未對自己笑過,從為露出溫暖的笑容稱讚過自己所做的任何一件事情,在小馬俊心中,自己再怎麼努力都是不被認可的。對於他來說,別人的認可無關緊要,父親的認可是最重要的。他明白父親的期待,父親的夢想是什麼,可悲的是,血緣這個東西騙不了人,小馬俊對麵包沒有任何興趣,他所做的努力,完全是為了達到父親的期望。努力去做一件自己不喜歡的事情本身就是痛苦的,何況在那麼小的年紀之下,還要為了達到父母的期望而放棄屬於自己的快樂,對於一個小孩來說,是很可憐的。但如若沒有對比,小馬俊也許還只是想著努力達到目標而已。偏偏,他的生命中還有金卓九,一個自己不想承認的哥哥,一個把自己拼命想要得到卻得不到的來自父親的溫暖和認可都奪走的孩子。有了比較,便有了傷害,人最早的傷害往往來自不公平的對待,馬俊的委屈在這樣的比對之後轉變為了憤怒,他理所當然將金卓九當做自己人生的強盜,搶奪本屬於自己的一切。然而,小馬俊在最不應該醒來的一個晚上,走出了臥室,聽到了看到了,他這輩子不應該在當下聽到看到的事情。他聽到了自己的血統不純,他聽到了母親和那個親切的韓室長的不齒之事,他緘默一切,成了害死奶奶的幫兇。從那一刻起,馬俊就已經無路選擇了,他一直鄙夷不齒的強盜,其實就是他自己,他一直自信的優越感其實是有污點的。這對於一直養尊處優的馬俊來說是難以接受的事情,他開始了恐懼焦慮的人生,也開始了想要守住現有一切的掙扎。

 

最後要說的是申俞靜。申俞靜成長後走向惡應該說是必然的,除非她能夠將童年所遭受的暴力創傷和心理陰影全部遺忘和抹殺。可以嗎?不可以,除非她失憶。這麼多人的童年中,最可憐的就是俞靜。在暴力中成長的孩子,心理是難以不扭曲的。有些人很難理解一些人的惡,看到惡便咬牙切齒恨不得個個拉出去槍斃了。但,他們也許並不知道,他們自己的體內也有著被他們口中千刀萬剮的罪惡。只是他們足夠幸運足夠好命,沒有讓這些罪惡被挑撥起來而已。俞靜首先是一個喪失母愛的孩子。之前在講馬俊的時候,我就說過相比父女關係父子關係更重要。同樣的,相比母子關係,母女關係對一個女人一生的影響是最大的,因為母愛在家庭關係中承擔著的是付出和包容。因此,從小沒有母愛的俞靜,先天就缺失了付出和包容的學習,因此在她面對醜惡和暴力的時候,她一邊承受,一邊因為不能理解而堆積了恨。她是一個天天被父親暴打的孩子,被虐待的孩子是無力反抗的,這不僅是力量懸殊的不平等,也是父女倫理身份的不平等使然。此外,申俞靜從小生活在社會底層,生活環境的惡劣並沒有遮蓋她自身的聰慧和魅力。生存環境的不堪與自我的美好,俞靜自己是有認知的,這種落差也早早成為她內心對命運不公的不忿。因此俞靜在成長後首先對不公平這件事情進行努力的抗爭,她所進行的學生運動,是對上世紀80年代,韓國政府軍閥腐敗不堪,社會貧富嚴重不平等的抗議。是申俞靜成長後第一次感到憑藉自己的力量可以做出的對不平等的反擊。但是,她一方面渴望通過力量抗爭,一方面害怕被力量反制。童年長期的被暴力虐待,決定了申俞靜對力量的矛盾心理。她憎惡力量,卻也敬畏力量。她內心深處,其實是相信只有強大的力量才能奪得一切的。因此,我相信,這個角色縱使擁有再柔軟的心靈,懷有再美好的情感,也終將因為再度遭受到命運不公的衝擊,而淪陷在權力和慾望之中。申俞靜總是感謝,她的生命之中遇到了拯救她的金卓九,因為他,她才得以感覺到黑暗中還有陽光。可是,她的人生也會因為遇到這縷陽光,而更渴望接近太陽,渴望因著太陽的庇護而徹底甩開黑暗。這,也許是自我焚毀的絕路,誰知道呢?

至於主人公金卓九,在此按下,暫且不表,因為作為本劇貫穿始末的中心人物,不須急著拍板定論,日後且看且說更好。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玉蜀黍 的頭像
玉蜀黍

♡寒風♡小厝**

玉蜀黍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